图片 1

宝玉知道太妃认干女儿第一个也是想到黛玉,中的干亲文化叙事_论文精选_好文学网

浅谈《红楼梦》中的干亲文化叙事

1.薛宝琴为何不入正册四大家族贾、王、史、薛,贾家四艳、王熙凤、史湘云、薛宝钗都入了十二钗正册,为何薛宝琴被形容得才貌双全,超凡脱俗,却未能入册呢?有些专家以为,薛宝琴将来嫁了梅翰林,神仙眷侣,逍遥自在,算不得薄命,因而不入薄命司,所以不在册。然而,整部《红楼梦》乃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大观园女儿各个脱不了薄命的宿命,薛宝琴又怎能例外呢?因此,我以为她并不是不入册,而只是不在正册罢了。她与同期入园的邢岫烟、李纹、李绮一样,都是副册中的人物。那么,她既为宝钗之妹,是四大家族之薛家后代,为什么却要屈居副册呢?书中介绍薛蝌、宝琴身份时,只有含糊其词的一句——”后有薛蟠之从弟薛蝌,因当年父亲在京时已将胞妹薛宝琴许配都中梅翰林之子为婚,正欲进京发嫁,闻得王仁进京,他也带了妹子随后赶来。””从弟”,即堂弟,父亲的兄弟的儿子。自然,倘是父亲堂弟的儿子,只要未出五服,亦都可称之为从弟。薛家虽是旺族殷商,却并非公侯之家,地位原不及贾、王、史三家。”护官符”中注明前三家分别是宁荣二公、保龄侯、都太尉统制县伯之后,唯有薛家,却只是注解:”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现领内府帑银行商,共八房分。”清时爵制,在王以下,原有公、侯、伯、子、男五级。故而北静王等身份最尊,而四大家族则以贾府为首,王家次之,史家居三,而薛家,却只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紫薇舍人”之衔,其公干是皇商,有的是钱,缺的是衔。按照世袭之制,皇商一职也只能传给长子,估计便是薛宝钗的父亲;而到了宝琴的父亲,虽然也可以借着家族关系来行商,却未必是皇商了,地位就低微许多。这也是宝钗进宫不成,就一心想要嫁到贾府的原因了。至于宝琴,她自幼跟着父亲走遍大江南北,连西海沿子也去过,还眼见了黄头发、打联垂的西洋美人儿,可见不是像宝钗、黛玉这样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侯门千金,而是经常要抛头露面的。《红楼梦》惯会做隐语,这段话表面上看来只觉薛宝琴襟怀壮美、见识不凡,然而深想一下,却可以体会得出一个未出阁小姐的漂泊无奈来,这也是她哥哥薛蝌急着将她发嫁的原因。薛宝钗劝岫烟时曾说过:”偏梅家又合家在任上,后年才进来。若是在这里,琴儿过去了,好再商议你这事。离了这里就完了。如今不先定了他妹妹的事,也断不敢先娶亲的。”那薛蝌进京原是为了嫁妹,女方赶着男方已经称奇了,而男方家里却反而不早不晚赶在这时候上任去了,竟将婚事搁起不谈。而按照长幼有序的俗例,哥哥娶亲理当在妹妹出嫁之先,何以这薛蝌却是”不定了他妹妹的事,断不敢先娶亲”呢?可见攀亲之急切,身份之尴尬。关于宝琴身份不及正册群芳,还有一个辅证,即贾母命王夫人认其做干女儿一节。这一段,同样是看上去很是甜美融洽,而深思则满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书中什么人才乱认干女儿、干儿子?王熙凤、贾宝玉也。那王熙凤起先认了林之孝家的做干女儿,后来又要认小红做干女儿,而宝玉则信口认了贾芸做干儿子。所以如此,都是一种提拔、看重的意思。同样,贾母让王夫人认宝琴做女儿,也是因为看重她的为人,有意提升她的地位。因为薛姨妈明明说过,那宝琴的妈虽然痰症却还在世,做什么又要认别人做娘呢?况且园中已有薛姨妈这个至亲姑母,而薛姨妈与王夫人已经是亲姐妹,算起来大家本来都是亲戚,何必又多此一举,认什么干女儿呢?自然是因为宝琴虽然才貌出众,然而出身却远远不及园中诸人,故而才要替她找个过硬的靠山了。喜鸾、四姐儿进园子玩时,贾母曾命鸳鸯传话——”留下的喜姐儿和四姐儿虽然穷,也和家里的姑娘们是一样,大家照看经心些。我知道咱们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未必把他两个放在眼里。有人小看了他们,我听见可不依。”而宝琴进府时,贾母亦曾令琥珀叮嘱宝钗,叫”别管紧了琴姑娘。他还小呢,让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别多心。”这担的,原是一样的心。因为知道宝琴身份低,而宝钗又过于小心,为怕人言,未免管束了宝琴。故而一面提拔了宝琴的身份,一面暗示宝钗放宽心。而这一招果然见效,下边的人得了令,立刻就奉承起宝琴来了,管家赖大家的赶紧巴结买好儿,献给宝琴两盆蜡梅、两盆水仙,就可见一斑了。综上所述,正如同喜鸾、四姐儿虽然也是贾家后裔,却不是正脉嫡系一样,薛蝌、宝琴之于薛家的身份亦是相同。因此,薛蝌之妻邢岫烟、妹妹薛宝琴,也就都不能进入正册,而只能与香菱比肩,做个屈居副册的主子姑娘了。2.贾母心中的孙儿媳到底是谁弄清了薛宝琴的身份问题,也就可以解释另一个疑点了,那就是为什么贾母明明中意黛玉的,为什么却会起意向薛宝琴提亲?事见第五十回《芦雪广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贾母因又说及宝琴雪下折梅比画儿上还好,因又细问他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薛姨妈度其意思,大约是要与宝玉求配。薛姨妈心中固也遂意,只是已许过梅家了,因贾母尚未明说,自己也不好拟定,遂半吐半露告诉贾母道:”可惜这孩子没福,前年他父亲就没了。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是好乐的,各处因有买卖,带着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那年在这里,把他许了梅翰林的儿子,偏第二年他父亲就辞世了,他母亲又是痰症。”凤姐也不等说完,便嗐声跺脚的说:”偏不巧,我正要作个媒呢,又已经许了人家。”贾母笑道:”你要给谁说媒?”凤姐儿说道:”老祖宗别管,我心里看准了他们两个是一对。如今已许了人,说也无益,不如不说罢了。”贾母也知凤姐儿之意,听见已有了人家,也就不提了。因为贾母的这一起意提亲,伤了很多喜爱林黛玉的读者,以为贾母已经不愿意成全宝黛婚事,而想让宝玉娶宝琴了。但是退一步想,倘若宝玉娶了宝琴,那么宝玉就不能与宝钗结亲了。这同样也意味着贾母拒绝了薛宝钗的金玉良缘——我宁可娶身份不如姐姐尊贵的妹妹宝琴,那自然就等于明白表示不愿意娶宝钗了。而且,宝琴身份低微,与香菱同居副册,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她其实也是一个做妾的人选?贾母明知黛玉身体不好,难堪重务,即使她嫁了宝玉,也很难操持家务、理会俗事。她心疼外孙女儿林黛玉,但更疼亲孙子贾宝玉,不得不为孙子的终身幸福思虑周到,而最好的补足办法,就是为他娶个顺心如意的如夫人。那宝琴身体健康,见多识广,正是最佳人选。最重要的是,她又和黛玉相处和睦,姐妹相称,即使共事一夫,也不会恃宠生骄,欺负了黛玉。换言之,贾母很可能打的是玉琴同嫁的主意,娶宝琴进来辅佐黛玉共同侍奉宝玉的。宝琴之琴,乃是琴瑟和谐之意,而宝琴和宝玉同一天生日,按照四儿说的”同天生日便是夫妻”,两人原有姻缘之分,虽然终究难成连理,却不妨在文中借贾母之口提上一笔,暗伏下文。二女同嫁,这在古时很是寻常,《儿女英雄传》里金凤、玉凤共嫁安公子便是典型例子。不以妻、妾论级,只以姐妹相称,黛玉号”潇湘妃子”,引的正是娥皇、女英同嫁舜帝的故事。因此,无论从古法还是从书中故事来推算,贾母有这样的想法是十分可能且合理的。黛玉是贾母的亲外孙女儿,宝钗是贾母的什么人?儿媳妇的妹妹的女儿而已。比史湘云还隔着好几层,半点血缘关系亦无。薛家进京后便四处张扬”金玉”之说,贾母不可能不有所耳闻,对于薛家的算盘是心知肚明的。可是她早已打定主意要成全宝玉、黛玉这一对玉人儿,又怎么会疏远自己的外孙女儿而偏帮外人呢?但是她又不想伤了薛家的面子,于是起意向身份稍低的宝琴提亲,这样就既可以完成贾薛联姻,维持亲戚脸面,又可以仍然成全宝、黛婚姻,维护了外孙女儿的利益。而这层意思,薛姨妈心领神会,并立刻以退为进,采取了相应措施,不但搬进潇湘馆照顾黛玉,还认了黛玉做干女儿,并且主动提出”四角俱全”的话来,要为黛玉做主,向老太太提亲。这既是安黛玉之心,亦是顺贾母之意,等于暗示贾母:就算让宝钗和黛玉一同嫁给宝玉,我也是愿意的呀。此前,薛姨妈一心要让宝钗嫁入贾府,而自元妃端午赐礼,独给宝钗与宝玉的赏赐是一样的,其寓意分明也是选中了宝钗。薛姨妈母女自以为胜券在握,一度气焰嚣张许多,那宝钗甚至一改常态,看见黛玉同宝玉接近,竟借扇双敲,指桑骂槐地大发醋意。然而贾府至尊老太太一再装糊涂,眼看着宝钗一天天年纪老大,却就是不肯提亲,此时更是舍近求远地向宝钗小妹子宝琴提起亲事来,分明是有心袒护黛玉了。到了这地步,如果薛姨妈仍然不愿意放弃攀附贾府这门亲家,就只有接纳黛玉,让她同宝钗一起嫁给宝玉了——这已经是唯一的选择。想来,这提议,老太太必然也是愿意的吧?甚至可能,贾母根本早就知道宝琴有了婆家,之所以向宝琴提亲,就是在暗示薛姨妈”四角俱全”的心意呢。只可惜,即使这样的委曲求全,却仍然未能换来”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新境界,那林黛玉最终还是泪尽而死了。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宝玉并没有负她,宝钗也没有夺爱,贾母不会那么忍心不理,而王熙凤更没玩过什么”掉包计”,一切只是天意难违罢了。3.身份古怪的薛宝琴薛宝琴可谓是书中最突兀的一个人物,迟至四十九回才横空出世,而且一来就艳压群芳,占尽上风,那探春说:”据我看,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连贾母也赞赏不已,不但立刻逼着王夫人认了干女儿,还一度想要替宝玉向她提亲,竟是将宝钗、黛玉、湘云等人都一齐盖过了——黛玉向来是以才情取胜的,而宝琴在元宵节灯谜会前,一个人做了十首怀古诗,大展奇才,人人称赏;宝钗的人缘一向最好,可是宝琴来了之后,不但同姐妹们相处融洽,连赖大家的也要献水仙、蜡梅讨好;湘云素来性情豪爽,惹人赞羡,但比起宝琴的见多识广、谈吐不凡来,却正是小巫见大巫了。——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兼美”,且根本就是”完美”了。因为书中群芳,人人有缺点,唯独宝琴,才、貌、品、行俱佳,竟然是完璧无瑕似的。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完美得过分的人物,掩卷回思时,却只觉面目模糊,除了在雪坡上披着凫靥裘遥等,身后一个丫头抱着梅花的场面外,就再想不出她应该是什么样子。她不但出场奇特,身世也蹊跷,明明是赶来京城发嫁的,然而夫家却合家在任上,竟不知扑了谁来?难道他们进京前没有互通个消息,不知道那梅家不在京城么?而且她父亲前年才刚刚没了,母亲又是痰症,她不需要守孝三年的么,倒丢下重病的母亲,兄妹俩齐齐进京来住着不走,是何缘故?比起林黛玉当年只有五岁,已知侍汤奉药,守丧尽哀,这薛宝琴可谓不孝之至。自从进府以来,不见她对父亲有任何哀悼之情,更不见对母亲有任何担忧之意,每日只以贾母之宠、众姐妹之陪护为乐,岂非无情至极?黛玉认薛姨妈做干妈,是因为自幼丧母,乏人关爱;就是贾芸巴结讨好认了宝玉做父亲,也要堂而皇之地说:”只从我父亲没了,这几年也无人照管教导。如若宝叔不嫌侄儿蠢笨,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化了。”而那薛宝琴,母亲明明还在世,倒已经巴巴地认了王夫人做干妈了,是何道理?原来,表面上最完美尊贵的,内里却可能是最千疮百孔的,浑身上下充满了不合理、不合宜。而全书中最最不合理的,还在于贾府祭宗祠一节,史湘云、林黛玉这些至亲都未参与,而薛宝琴这个外人却得以陪侍在侧,观看了整个过程。这又是为什么呢?唯一的解释就是,她认了王夫人做干妈,就算是贾家的女孩儿了,所以能和三春姐妹一同进入宗祠祭祖,可谓”登上高枝儿”了。然而宝琴咏红梅花诗中曾有”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的句子,可见贾家败后,薛家亦受牵连,宝琴在贾府里是借不到什么光了。那么,她有没有嫁成梅翰林呢?有些人因为宝琴所作《梅花观怀古》中有一句”不在梅边在柳边”,就认为薛宝琴后来是没嫁成梅翰林之子,却跟了柳湘莲。然而这句诗,不过是因为薛宝琴诗中所写的是《牡丹亭》故事,便引用了戏中人杜丽娘的现成句子。杜丽娘在戏中的爱人乃是柳梦梅,这诗的原意是他日相见,或是在梅树边,或是在柳树边。而并不是说自己嫁人,不嫁姓梅的,要嫁姓柳的。这以字害意,未免太牵强了些。况且尤三姐以婚定之鸳鸯剑自刎,柳湘莲为此出家为道,倘事后因宝琴而还俗续娶,非但称不得是”情种”,而且煞风景至极了。可见怀古诗十首,虽各有所指,却未必是暗寓宝琴自身。倒是她的咏絮词《西江月》,对于她未来的命运可能暗示得更清晰些: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这里说的”三春事业付东风”,分明指所有希望成空,谋图终虚。而”明月梅花一梦”、”谁家香雪帘栊”,既点了”梅”又点了”雪”,清楚地说明梅家亲事终成一梦,宝琴到底未能嫁成梅公子。秦可卿所谓”登高必跌重”,薛宝琴的这一跤,可谓跌得不轻。

问:南安太妃来贾府,下人通知探春,探春说去找林姐姐,宝玉知道太妃认干女儿第一个也是想到黛玉,为什么?

时间:2017-04-20 00:47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图片 1

导语:《红楼梦》,中国古典四大名着之首,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章回体长篇小说[1]
,又名《石头记》《金玉缘》。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浅谈《红楼梦》中的干亲文化叙事的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南安太妃和贾府有着很大的关联,因为元春能够被推荐入宫,很多人猜想都是她在背后牵引的缘故。在17回她身体不舒服仍然前来参加贾母的生日宴,而且还一定要相看贾府的各位小姐,可是她此次也有抱着过去同样的目的而来。南安太妃此次前来就是认干女儿作为和亲的人选,当时湘云、宝琴、宝钗、探春和黛玉都一同来见南安太妃,所以她们被选的可能都是很大的,其实探春说要找黛玉,宝玉想到那个人是黛玉都有自不同的理由。

摘要:作为一种民俗体现,《红楼梦》中的干亲关系大致可分为四种类型,即情感型、功利型、游戏型和兼容型。各种类型的干亲表现不但成就了小说中实实在在的人际关系,而且是小说中饶有深意的情节推手,更兼具一种深邃的文化指涉。

第一,探春自知已经是她了,她只想找一个尚可转圜的机会

探春被下人通知去见南安太妃,其实只想最后挣扎一下,希望还能在黛玉和她之间斟酌一下,因为当时南安太妃对她、宝钗和黛玉都有好感。

众人中也有见过的,还有一两家不曾见过的,都齐声夸赞不绝。其中湘云最熟,南安太妃因笑道:“你在这里,听见我来了还不出来,还只等请去。我明儿和你叔叔算帐。”因一手拉着探春,一手拉着宝钗,问几岁了,又连声夸赞。因又松了他两个,又拉着黛玉宝琴,也着实细看,极夸一回。又笑道:“都是好的,你不知叫我夸那一个的是。”

五个女孩子,湘云和宝琴早有婚约不能选,那么就只能在宝钗、黛玉和探春之间做选择,黛玉的门第最好,可是黛玉是贾母想要留下的人,所以南安太妃只能退而求次,在另外两人中选。她很喜欢宝钗和探春,可是宝钗的身份不太合适,所以她最终的抉择还是探春。

可是宝钗没有被看重,黛玉是贾母想要保护的人,只有她不得不作为和亲的人选。也许第一次相看的时候探春等人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到了后来和亲的事情必然会让他们知晓。如今大局已定,探春不管愿不愿意都要服从家族的使命远嫁和亲。

关键词:《红楼梦》干亲 情感 利益 游戏

第二,宝玉自然认为黛玉是最优秀的姑娘,只是这次黛玉没被选上

宝玉会想到黛玉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宝玉一直以来都认为黛玉是最优秀的姑娘,不仅长得漂亮会做诗,而且心地善良又有趣,所以即便外边有无数的诱惑,他可以喜欢她们但是最爱的人只有黛玉。黛玉的出了自身素质优秀,她的身份也是一大优势,盐政林如海的长女,虽然林如海已经过世了,但是黛玉的身份就是这个,因此宝玉会很担心黛玉被选上。

其实宝玉不知道,黛玉是不可能会被选中的,因为贾母早就有打算,贾母一直都想要宝玉和黛玉有情人终成眷属,自然会为他们扫除外界的障碍,贾母早有暗示南安太妃黛玉太柔弱了,是自家想要的儿媳妇,她就不适合参与和亲了。

作为一幅惟妙惟肖的世俗风情画屏,《红楼梦》为我们展示了中国民俗的诸多景观,历史悠久、覆盖面广、内涵丰富、影响深远的干亲民俗亦在其中。“干亲”不但成就了小说中实实在在的人际关系,而且是小说中饶有深意的情节推手,更兼具一种深邃的文化指涉。依凭具体事例的表现形态,我们可以把《红楼梦》中的干亲关系大致分为四种类型,即情感型、功利型、游戏型和兼容型。

第三,远嫁和亲对探春而言或许也不是坏事

其实对于探春而言,远嫁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探春因为庶出的身份在贾府很受限制,即便是管家也不能顺畅,以后就算是嫁人还得要不调嫡庶的才会选她,不然她的婚事也只能是高不成低不就,而且和亲所嫁至少是国君,这样一来探春也不会很受委屈。探春的才能管理贾府绰绰有余,她想要的广阔天地深宅大院是给不了的,所以外藩或许还是她的施展的天下。

只是远嫁终究是一件悲惨的事情,因为未来的一切都不可知,还只有自己能够面对,按照过去的交通设备这一走就基本上永别,所以探春心中万般不愿。探春临走的时候还是舍不得赵姨娘,她第一次称呼了她一声“母亲”,而探春远嫁真正在伤感和流泪的人也是赵姨娘。无法弥补的亲情或许在两人的眼泪中都有了最好的诠释和答案。


作者:十一,欢迎关注:小说红楼,一起找寻红楼梦中的精彩!

这个问题,应当从政治角度去考量。

首先第一个问题,南安太妃有女儿,为何还要认干女儿?

是因为喜欢这个女孩子嘛?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从贾母大寿之时她便见过了黛玉,宝钗,探春,惜春,湘云这几个女孩子,心生喜欢也不是不可能。这是其一。

其次,贾政作为当时的贵族大户,享受朝廷俸禄,封妻荫子,是国之栋梁。当时,南安郡王兵败,为了“和番”事宜,这才心生一计,旋即认贾探春为干女儿,并即可和亲。所以,这才是认女儿最大的BUG,症结于此。

然后为什么众人认为认作的对象是林黛玉而非其他人呢?

第一,林黛玉本来就是身世飘零的一个姑娘,幼年丧母,茕茕孑立,长成之后因体弱多病、身体消瘦不得不入住贾府。没有母亲,是她成为众人眼中最有可能被认作南安太妃干女儿的人。其实仔细思量这当中也有一些欺负人的意思。虽是亲人,但并非至亲。人心隔肚皮,况且这是人家地盘,在这种情况下,林黛玉自然就成了“外人”。

第二,黛玉的内心是有一股倔强,一股傲气的。这怕是南安太妃这种精明女人一眼就可望穿的。这个东西不能轻易去挑战。加之宝玉和黛玉的感情,又怎么会让黛玉远赴那种僻壤之地,而且黛玉向来身体薄弱,体质极差。

第三,探春作为贾政的女儿,和亲远嫁,无可厚非,大义凛然。好像冥冥之中他的宿命已然如此。他的政治前途又怎么不是贾府命运的基石呢?她的婚姻又怎么不是他的仕途的牺牲品呢?

综上所述,南安太妃这种具有政治眼光的女人认探春做干女儿而非林黛玉是有如上三大因素的。

单从《红楼梦》的结局来看,笔者以为探春是幸运的。她免去了贾府的破败,只身远嫁,为国为家为己,比于其他人算是幸运。

南安太妃笑道:“既这样,叫人请来。”贾母回头命凤姐儿去把史、薛、林带来,“再只叫你三妹妹陪着来罢。”凤姐答应了……宝钗姊妹与黛玉、探春、湘云五人来至园中,大家见了,不过请安问好让坐等事。众人中也有见过的,还有一两家不曾见过的,都齐声夸赞不绝。其中湘云最熟,南安太妃……因一手拉着探春,一手拉着宝钗,问几岁了,又连连夸赞。因又松了他两个,又拉着黛玉宝琴,也着实细看,极夸一回。又笑道:“都是好的,不知叫我夸哪一个的是”

只见了这几个,湘云最熟,要认干女儿早就认了,宝钗姐妹出身商贾之家,探春庶出,身份不够,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黛玉了

谢邀!

《红楼梦》第七十一回,这样记载南安太妃与探春见面的情景。这天是贾母八十大寿。王妃、诰命夫人等都来给贾母贺寿。在大观园里大排宴筵。大家看了一会戏,吃了一会酒席,于是大家更衣。然后开始吃茶南安太妃先问宝玉。贾母笑笑着说宝玉跪经去了。

太妃又问众小姐们。贾母解释说,姊妹们生病的生病,体弱的体弱,见人十分腼腆,不惯于会客。贾母这是婉拒南安太妃见姑娘们。

南安太妃笑道:“既这样,叫人请来。”贾母回头命凤姐儿去把史、薛、林带来,“再只叫你三妹妹陪着来罢。”凤姐答应了……宝钗姊妹与黛玉、探春、湘云五人来至园中,大家见了,不过请安问好让坐等事。众人中也有见过的,还有一两家不曾见过的,都齐声夸赞不绝。其中湘云最熟,南安太妃……因一手拉着探春,一手拉着宝钗,问几岁了,又连连夸赞。因又松了他两个,又拉着黛玉宝琴,也着实细看,极夸一回。又笑道:“都是好的,不知叫我夸哪一个的是。”

这回没有探春说去找林姐姐,想来是电视剧有这样的片段吧?

说实话,在古代,长辈让晚辈去见某个人,晚辈无权拒绝,也无权擅自改变长辈的命令,另找他人一起去。例如贾政让宝玉去见贾雨村,宝玉即使不爱去,即使牢骚满腹,依然得去。而且宝玉不能因为不爱见贾雨村找一个垫背的,或者找个帮手,例如贾环和他一起去,宝玉只能自己去。换做探春也一样,如果长辈没让林黛玉去,探春无权说去找林姐姐。

南安太妃来贾府的确是来相看女孩子的,但是没有认干女儿。南安太妃看完女孩子,赏了几个姑娘礼物,就打道回府了。也许南安太妃有意让贾府的一个姑娘去和亲,因此提前来相看,谁比较适合和亲。

贾母开始的时候,不想让姑娘们出来,她要保护孙女,可是南安太妃执意要见小姐,贾母没办法,才让凤姐亲自去把史、薛、林和探春带来。当时林之孝赖大家的带领众管家媳妇都在竹帘外面伺候上菜上酒。周瑞家的带领几个丫鬟在围屏后伺候呼唤。贾母完全可以叫凤姐派一个媳妇去通知几个姑娘过来,可是贾母偏偏让王熙凤亲自跑一趟,请来了五位小姐。

王熙凤是玻璃心肝的人,别人说半句话,她就明白下面的意思。王熙凤一定猜得到南安太妃和贾母的言外之意。姑娘们见南安太妃前,王熙凤对她们,或者其中的某个人,一定有所嘱咐。也许嘱咐了黛玉不要表现得过于出色。因此南安太妃没有相中黛玉。相中探春是贾母意料之中的。不过如果太妃相中了宝钗和宝琴,贾母就保全了孙女。不知为什么,太妃也没有相中宝钗和宝琴。只有探春去和亲了。

一、情感型

我是润杨,欢迎关注:润杨的红楼笔记!

因为黛玉是女孩儿中最优秀的,比贾府身份地位要高的太妃认干女儿,他们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最优秀的那一个。

谢邀!中国古代诗文网,有邀必答!

当时朝廷里有主战派和主和派。主战派是南安王、北静王、贾府、卫府(史湘云的婆家)等,主和派就是忠顺王府等。皇上听从了主战派的建议,派南安王夜和卫若兰的父亲去打仗。结果,主战派的太倒霉了,南安王被俘虏,卫若兰的父亲直接战死沙场。

这是龙颜大怒,便开始求和,求和就要派公主下嫁和亲,和亲不是什么好事,番王年迈且不说,而且风俗不同,还有可能像王昭君一样,爹死了再嫁给儿,这在礼仪之邦的中原来说,是乱伦,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的。当然没人愿意去和亲。

打仗是南安王的主意,皇上就把这头疼的事情交给南安王府,南安太妃就一个闺女,哪舍得嫁过去,当然再从主战派的大臣家里挑女儿出嫁和亲。于是,南安太妃便来到了贾府,南安太妃一进贾府,大家心知肚明,准没好事,肯定是找替死鬼的!

不管书里怎么写的,我们按87版红楼梦分析,因为这版是红学专业的研究结果,很有价值的。

且说南安太妃来到贾府,贾母让出来的是探春,而探春呢,她说要找林姐姐,探春想让林黛玉做替死鬼。贾宝玉听到这事后,首先想到的也是林黛玉。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来分析一下:

1.贾府未出阁的女孩中,林黛玉年龄最大。迎春已经嫁人,探春小黛玉一岁,惜春更小。所以,按照年龄长幼,首先想到的也是林黛玉。

2.才情和相貌。不论才情还是相貌,林黛玉都高处探春。既然和亲,肯定要找一个拿的出手的,所以就是林黛玉。

那么,贾母为什么没让林黛玉去呢?

一是贾母对林黛玉的疼爱,舍不得让林黛玉和亲,而是,林黛玉是客,贾府没有权利决定林黛玉未来的婆家,贾府留着自己的女儿,让林黛玉去和亲,必然会遭到议论,说贾府不地道,自私。

其实,南安太妃到贾府,贾探春和贾宝玉同时想到林黛玉,是殊途同归。以探春的精明,她当然知道林黛玉作为贾府的客人不适合和亲。但是她还是想试一试,万一成了呢。探春想到林黛玉是自私,想让林黛玉成为自己的挡箭牌。

而贾宝玉想到林黛玉,则是爱、是欣赏。在贾宝玉眼里,最漂亮、最冰雪聪明、最上得了台面的只有他林妹妹,所以,他也想到了林黛玉。

所以,贾宝玉第一时间想到林黛玉是欣赏,探春第一时间想到林黛玉是自私。

我是古代诗文网,希望大家喜欢!

《红楼梦》中南安太妃见四位小姐的玄机、大学问:

人和集体的头脑首脑机关安身立命、安邦治国的铁律是:通过竞争锻炼机制,达到补齐短板,公平发展,解决发展不平衡的矛盾

《红楼梦》第七十一回中,贾母八旬大寿,南安太妃也来贺寿,南安太妃(安宁的首脑机关)先“因问宝玉”,(意即“宝”贵的“玉”这一管王的首脑机关),贾母笑道:“今日几处庙里念‘保安延寿经’,他跪经去了”(“不问苍生问鬼神”,不务正业的可笑行为)。(南安太妃)“又问众小姐们。贾母笑道:‘他们姊妹们病的病,弱的弱,见人腼腆,……看屋子……看戏呢(首脑机关委员不工作,是戏子的耳朵,听戏的配扮,不听台下群众的反映)……南安太妃笑说:‘既这样,叫人请来。’贾母命凤姐儿‘去把史、薛、林四位姑娘带来。再只叫你三妹妹陪着来罢。’”由此,有人把此改为探春“去叫林姐姐(陪见)”。这是为什么?

因为,人和集体的领导首脑机安身立命、安邦治国的铁律是:通过竞争锻炼机制,达到补齐短板,公平发展。

理由:

《红楼梦》第七十一回是说交换丶票决(七十)的指导意见(一),其密码是八八六十四,意思是:补补短板的短板(八八),即找补短板者的毛病,“嫌隙人有心生嫌隙”,解决问题的答案:六十四的代表内容,即民主(六)法制(铁律四),不用以工作手段(十)探索创新,即让”探春陪着”,边缘化,这是历”史(姑娘)”的经验,要公平补短板,达到均衡发展的“薛”(姑娘、雪水、削宝差,像“薛宝钗即薛衡芜”一样到困难处扶贫,解决发展不均“衡”的矛盾,好梦成真,与宝玉结合)是目标,竞争创新的代表人物(三)“林(姑娘黛玉)”是机制、过程,不是目标(不能与宝玉结合),共“四位”(法则、法制规矩铁律)。就像我们锻炼身体不是目的,身体平衡健康才是目的一样。

这就是《红楼梦》说的“世事洞明皆学问”。 详见《解密红楼梦真味道》。

(文/刘树成)

书里不是这样写的,书里是贾母直接叫了宝钗宝琴黛玉和探春去的。

看中黛玉的气质与才情

薛宝琴是宝钗的堂妹,从小随经商的父亲走了许多地方,因了薛姨妈与王夫人的关系才与贾府攀上了,亲她的容貌、才情均不下于钗黛,其性情的可爱从与大观园诸人的交往中亦可见一斑。第四十九回薛宝琴初进贾府,贾母就“喜欢的无可无不可的”,立刻就“逼着”王夫人认了干女儿。接着,因下雪珠儿贾母便赏了用野鸭子头上的毛做的“金翠辉煌”的凫靥裘给宝琴,贾母对宝琴的特别宠爱我们从湘云的感慨中就可以发现:“可见老太太疼你了:这么着疼宝玉,也没给他穿。”

莺儿是宝钗的贴身丫头,第三十五回宝玉求她去打绦子她便奉宝钗之命与玉钏儿同往,玉钏儿向杌子上坐下时她不敢坐,袭人端个脚踏来时她还是不敢坐。但就是这个薛府的丫头却在贾府中认了个干妈!也就是第五十六同平儿所说:“前日莺儿还认了叶妈做干娘,请吃饭吃酒,两家和厚的很呢。”叶妈是宝玉小厮焙茗的娘,当系贾府旧人,而此时莺儿一家随薛府进京已有几年光景,这一对于亲母女的相认自是日久相处互怜互惜的结果。第五十七回“慈姨妈爱语慰痴颦”时黛玉欲认薛姨妈为母,第五十八回薛姨妈小住潇湘馆照顾黛玉“一应药饵,十分经心”,“黛玉感戴不尽,以后便一如宝钗之称呼”,当然也是出于彼此的亲厚之意。有学者从“厚黛薄钗”的思想倾向出发,认为薛氏母女一直在利用和欺骗黛玉,但“心较比干多一窍”的黛玉却实在是因为心有所感才会认下这门干亲的。

此类干亲关系以情感为主要因素,具体叉可分为“一见钟情型”和“日久生情型”,宝琴之倒是前者,莺儿、黛玉之例是后者。但无论如何,“我们的爱和恨永远指向我们以外的某一个有情的存在者”,上述干亲关系反映的是双方共同而纯粹的情感意愿,是人性中为纯美的组成部分。

二、功利型

干亲从名义上讲是只看重情感因素的,但有时却掺杂着极多的利益因素,或者说如果没有这种利益因素的驱使有些干亲关系甚至不会生成。

宝珠是《红楼梦》中一闪即逝的人物,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后丫鬟瑞珠触柱而亡,宝珠则请求认为义女为秦氏“摔丧驾灵”,送殡停灵铁槛寺后又“执意不肯回家”。初看似是一个忠婢义仆,但参看“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旧文,就不难明白宝珠避祸全身的意图,而“干亲”则是她明志自救的掩体。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中王熙风和贾宝玉的表现着实吓人,这场灾难固然由赵姨娘而起,但直接经手人却是宝玉的干娘马道婆,她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因为得到了赵姨娘的衣裳首饰和五十两银子的欠据。而她当初能做宝玉的干娘,恐怕有两个原冈:一是她道姑的身份使贾府为宝玉祈福禳灾的愿望有了可信的依托,贾府之愿因功利而起;二是她本人多了这层身份自然有利于更加便捷地出入贾府诈骗敛财,也是因功利而起。

从汀南买来的十二个小戏子在贾府里也都有各自的干娘,但第五十八回芳官因洗头与干娘何妈发生冲突时却说:“我一个月的月钱都是你拿着,沾我的光不算,反倒给我剩东剩西的!”连宝玉也说:“赚了他的钱,又作践他。”可见这些女孩子竞成了所谓干娘们赚钱的工具。抄检大观园后,第匕十七回王夫人将唱戏的女孩子“令其各人十娘带出,自行聘嫁”时,“这些干娘皆感恩趁愿不尽”。“感恩趁愿”是因为这些女孩子从此就可以成为她们的私人财产,无论将她们嫁给什么人都可以收到一份价值不菲的聘礼,等于是白白地得到了一笔财富。

从上述诸例我们不难发现,干亲中“亲”的实质早已不复存在,“亲”变成了人际关系的表象,“利”才是其中某一方所追逐的目标,而有了功利意识的阻隔,双方之间自然难以形成真正的情感关系,许多冲突应运而生时小说的情节也变得波澜起伏。

三、游戏型

在一般的认知中,游戏是文化娱乐活动的一种,也是西方美学关于文学艺术起源的一种学说,通常指不带有任何功利目的,而是以摆脱了物质和精神束缚的过剩精力去创造一个自由天地,并从中获得一种没有利害关系的愉悦之情。《红楼梦》中贾芸和贾宝玉的干亲关系即属于这一类型。

《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宝玉与贾芸的交集只有三处。第二十四回宝玉在门前偶遇只略微眼熟且比自己还大五六岁的贾芸,笑道:“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倒像我的儿子。”贾芸便接口说:“宝叔要不嫌侄儿蠢,认做儿子,就是侄儿的造化了。”第二十六回宝玉在家养病,贾芸去为宝玉请安,见面问候只说“叔叔如今可大安了”并未提及“父亲”二字。这就让我们觉得二十四回的对话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可到了第三十七回曹雪芹却将这“草蛇灰线”再度接续了起来,他让贾芸将两盆不可多得的白海棠献给宝玉,并在拜帖上写了一行别具意味的文字——“不肖男芸恭请父亲大人万福金安”。

贾宝玉不但是《红楼梦》的核心人物,也是偌大一个贾府中“凤凰”般的人物,要说贾芸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攀附之心是不可能的。但贾芸这个旁系子弟的出场是为了在贾府的诸多工程中谋求一个项目赚些钱来养家糊口,他要的东西不是宝二爷能给的,在他的预期和实际行动中走的都是琏二爷和琏二奶奶的路子。为了这一目的,他送王熙凤的礼物是贵重的冰片、麝香,而送宝玉的不过是两盆白海棠。但这两样礼物也恰好说明了他对送礼对象的认知,俗雅之间也大可增进我们对贾芸其人的了解和认识。所以我们说,成就“秋爽斋偶结海棠社”大观同雅韵的“父子”之名其实更像是一场游戏,因为当真对面,贾芸是叫不出“父亲”二字的。

四、兼容型

第二十七回的回目安排叫做“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主角当然是宝钗和黛玉,但其中却穿插了王熙凤和小红母女的干亲故事,而这一事例中包括了上述情感、功利和游戏的所有内容,因此我们说它是《红楼梦》中典型的“兼容型”干亲关系。

这一同中,丫头小红偶然为凤姐传了一回话,凤姐就主动要认她做干女儿,这在小说中是绝无仅有的一处。凤姐对小红说:“明儿你伏侍我吧,我认你做干女孩儿。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主子奶奶“认你做干女孩儿”的提议是在情绪高涨时即兴提出来的,当然首先就像是一场游戏。但这一提议必然是建立在情感基础之上的,需知此前凤姐并不认识小红,也只是刚刚才知道她是宝玉屋里的丫头,甚至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因为小红“干净俏丽”、“说话知趣”、“口角剪断”,凤姐就像贾母喜欢宝琴一样看中了这个初次见面的女孩子。如果说她也有功利目的,那应该就是想要一个这样说话不拿腔作调又符合自己心意的女孩子“伏侍”自己,替自己跑跑腿、传传话。

当凤姐听小红说自己认错了辈数,小红的亲妈林之孝家的已经是自己的干女儿时,这一提议只好作罢。风姐与小红之间的干亲虽然没有结成,小说行文中却明白地告诉我们:凤姐有个比自己还年长的干女儿。林之孝家的是贾府有权有势有脸面的仆妇之一,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之前,她带着上夜的女人们巡查到怡红院,可是把宝玉、袭人、晴雯一干人等着实地一一教导了一番。但联系她和凤姐的关系,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功利”二字。虽然凤姐说府里还有不少人赶着自己叫妈,但我们从书中读到的却是林之孝家的见了凤姐无论在人前还是在人后却都只能叫“奶奶”,这种心头没有亲人感情,口头没有亲人称谓的干亲关系不是游戏又是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