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徐霞客游记,白龙江源头记

文/许争辉龙江源头,神山佳境,万木葱茏,祥云缭绕;南有川寺,北有甘庙,郎木寺里,藏王别墅,庙堂高宇,神奇俊美。东南红山,天公开斧;南北长域,造化神工。西有双秀,柔峰夹溪怀谷,群山巍峨秀美,数百步蜿蜒而上,双秀麓下,有眼喷池,池内汩汩吐玉珠,晶莹透彻,便是白龙江源头。两面青山夹翠,一幽清流独尊。极目山色翡翠,源貌尽收。林麓石窟中,煮玉沸腾。口径宽咫尺,深则手触摸。经万世之洗礼,聚天地之珍宝,奇幻神韵,惊心动魄。乾坤造诣,独一无二。然则只此汪水,数辈难叙其源,唯叹人间梦境,美不可收。顺源崎岖而下,溪北有小洞,口径数米大,朝民窜黑穴,避灾求吉归。离溪去南顶,顶建藏传寺,沧桑几百年。正殿供佛祖,释迦牟尼高百尺,四大金刚虎生生,横梁盘龙显敬畏,四壁彩绘神龙动,经声嗡嗡荡远峰。晒佛诞辰日,庙会人潮涌。门前古柏荫翳,庭前百花笑。桑烟滚滚飘,风马争空升,真言喊乾坤。仙地人茫茫,商铺琳琅琅,观者静其身,默默祈虔诚,心空身清净,杂念抛九霄。六十年代,龙江源头出魍魉,庙宇造损,残垣数地;旧址废墟,荡然犹存。复杂时期,上派吾父前往圣地,源头仍其静流;智者无探源,旧人未去看,源头只等闲。时隔五十载,吾父已高岁,其有一夙愿,令我扶其去,岁在庚寅时,携之到圣地。青山仍常在,碧水更常蓝。寺边村民,逢红日之照,百废俱兴,安居乐业,佛门仙境游人不绝;甘川政府,远见卓识,出资圆民夙愿。南北扶寺,佛光普照,推介世界,最美乡镇。岁月无情,源头留芳。幸然!天日复见,盛貌奇观。源头之美,美在溯古流今。智者提句,天下无双。墨客骚人纷至踏来,善男信女常聚不断。驱车踏土,举伞遮阴,川流不息,欢歌笑语。源头窜穴习俗久远,焚香敬神祈祷。源头之美,美在清流藏韵。朝生彩岚浴幽林;夜潜杜鹃听清音。水虽浅浅,流之东海;水之绿绿,胜似漓江。少大海之苍茫,多天地之灵气;无洞庭之雄浑,有桃源之景象。闲来宝地,远喧嚣享清净,了断物欲横流。游客至源,捧一手清凉爽口,爽兮五脏六腑;墨客见之提笔写赞。美哉!千古之源!神秘之源!焕发生机之源!闻者神往,睹者惊叹!源之丽丽,源之玄玄,古风浩荡,今情绵绵,总集福荫,犹在源头,再现繁华,时可何远!?余观白龙江源头之胜状,故拙文以记之。许争辉,乳名翥巅,男,藏族、

若不是当地旅游局朋友的介绍,我们可能就与高明寺擦肩而过。过了国清寺,沿着盘山公路一直开,穿过一个山洞,只见一座寺庙深处峰峦环抱、幽溪静谷之间,伴随着一阵阵念经的声音。逛寺庙、听佛经、赏美景、吃素斋,远离城市与喧嚣,做一天方外之人。

壬申三月十四日
自宁海发骑骑马出发,四十五里,宿岔路口。其东南十五里为桑洲驿,乃台郡道也;西南十里松门岭,为入天台道。

高明寺,坐落在天台县城东北10公里的幽溪之旁,以背倚高明山而得名。初建于唐天祐年间,后唐清泰三年改为智者幽溪塔院。寺宇经历代多次重建,现存建筑系1980年重修,中轴线上依次有天王殿、大雄殿、楞严坛。寺周多奇石和名人题刻,寺旁幽溪之上,一石横架,下有四石相承,自成一洞,名圆通洞。值得一提的是,“高明讲寺”四个字乃康有为所题。

十五日
渡水母溪,登松门岭,过玉爱山,共三十里,饭于筋竹岭庵,其地为宁海、天台界。陟山冈三十余里,寂无人烟,昔弥陀庵亦废。下一岭,丛山杳冥中,得村家,瀹茗yuè煮饮石上。又十余里,逾岭而入天封寺。寺在华顶峰下,为天台幽绝处。却骑下马,同僧无馀上华顶寺,宿净因房,月色明莹。其地去顶尚三里,余乘月独上,误登东峰之望海尖,西转,始得路至华顶。归寺已更余矣。

图片 1

十六日
五鼓,乘月上华顶,观日出。衣履尽湿,还炙衣寺中。从寺右逾一岭,南下十里,至分水岭。岭西之水出石梁,岭东之水出天封。循溪北转,水石渐幽。又十里,过上方广寺,抵昙花亭,观石梁奇丽,若初识者。

高明寺。为智顗手创天台山十二古刹之一,在天台宗的发展史上,具有显著的地位。因寺处半山腰,又寺周青色莲峰,顶锐而足阔,好像处于凹形镜的聚集点,日月二光常照不散,故高而大明,取名高明寺。图片 2

十七日
仍出分水岭,南十里,登察岭。岭甚高,与华顶分南北界。西下至龙王堂,其地为诸道交会处。南十里,至寒风阙。又南下十里,至银地岭,有智者塔已废。左转得大悲寺,寺旁有石,为智者拜经台。寺僧恒如为炊饭,乃分行囊从国清下至县,余与仲昭兄以轻装东下高明寺。寺为无量讲师复建,右有幽溪。溪侧诸胜曰圆通洞、松风阁、灵响岩。

南朝陈宣帝太建七年,智顗入天台山,先是结庐山于天封山,自号“灵墟”,并于此注《涅盘经》。后卜居佛陇山,讲《净名经》。有一天,他正在讲解《净名经》,突然一阵大风吹来,经页翩翩向东飘去。大师追求经页坠落之处,只见此地峰峦环抱,幽溪静谷,是一处非常理想的坐禅修行之所,因而伐木结茅,辟为幽溪道场。大师圆寂后,将他用过的衣钵和具叶经保存在这里,成为学佛修行者朝拜的圣地。图片 3

十八日
仲昭坐圆通洞,寺僧导余探石笋之奇。循溪东下,抵螺溪。溯溪北上,两崖峭石夹立,树巅飞瀑纷纷。践石蹑流,七里,山回溪坠,已到石笋峰底,仰面峰莫辨,以右崖掩之也。从崖侧逾隙而下,反出石笋之上,始见一石矗立涧中,涧水下捣其根,悬而为瀑,亦水石奇胜处也。循溪北转,两崖愈峭,下汇为潭,是为螺蛳潭、上壁立而下渊深。攀崖侧悬藤,踞石遥睇其内。潭上石壁,中劈为四岐,若交衢然。潭水下薄,不能窥其涯涘sì水边。最内两崖之上,一石横嵌,俨若飞梁。梁内飞瀑自上坠潭中,高与石梁等。四旁重崖回映,可望而不可即,非石梁所能齐也。其上有”仙人鞋”,在寒风阙之左,可逾岭而至。雨骤,不成行,还憩松风阁。

高明寺共有13个院落,分布在三条中轴线上,殿宇依山而建,约四百余间。三殿两侧,是巨赞法师手书的楹联,上联为:“牛宿耀峰,风飘经至,百代咸尊智者”,下联为:“幽溪映月,人悟性空,三乘正证中观”。天王殿右侧为地藏殿,原有明万历年间铸造的七千斤巨钟,后毁。今易为铜钟,高难度.96米,直径1.48米,重2.5吨,系法籍华人周勤丽所捐赠。铜钟重量和规模,为浙江省内之最。图片 4

二十日 抵天台县。

楞严坛内有古井一口,名“福泉”,坛前西方殿殿壁嵌有高1.2尺,阔3.4尺的“楞严海印三昧坛仪碑”一块记述传灯法师建造楞严坛之事,由虞淳照撰文,董其昌手书,陈继儒镌碑。寺西三圣殿,墙上还镌有五块“楞严台碑记”,字迹秀丽,均出自董其昌手笔。图片 5

至四月十六日自雁宕返,乃尽天台以西之胜。北七里,至赤城麓,仰视丹霞层亘,浮屠佛塔标其巅,兀立于重岚攒翠间。上一里,至中岩,岩中佛庐新整,不复似昔时凋敝。时急于琼台、双阙,不暇再蹑上岩,遂西越一岭,由小路七里,出落马桥。又十五里,西北至瀑布山左登岭。五里,上桐柏山。越岭而北,得平畴一围,群峰环绕,若另辟一天。桐柏宫正当其中,惟中殿仅存,夷、齐即伯夷、叔齐二石像尚在右室,雕琢甚古,唐以前物也。黄冠久无住此者,群农见游客至,俱停耕来讯,遂挟一人为导。西三里,越二小岭,下层崖中,登琼台焉。一峰突瞰重坑,三而俱危崖回绕。崖右之溪,从西北万山中直捣峰下,是为百丈崖。崖根涧水至琼台脚下,一泓深碧如黛,是名百丈龙潭。峰前复起一峰,卓立如柱,高与四围之崖等,即琼台也。台后倚百丈崖,前即双阙对峙,层崖外绕,旁绝附丽。登台者从北峰悬坠而下,度坳脊处咫尺,复攀枝仰陟而上,俱在削石流沙间。趾无所着也。从台端再攀历南下,有石突起,窟其中为龛,如琢削而就者,曰仙人坐。琼台之奇,在中悬绝壑,积翠四绕。双阙亦其外绕中对峙之崖,非由涧底再上,不能登也。忆余二十年前,同云峰自桃源来,溯其外涧入,未深穷其窟奥。今始俯瞰于崖端,高深俱无遗胜矣。饭桐柏宫,仍下山麓,南从小径渡溪,十里,出天台、关岭之官道。复南入小径,隙行十里,路左一峰兀立若天柱,问知为青山茁。又溯南来之溪十里,宿于坪头潭之旅舍。

高明寺原藏文物很多,如《雍正龙藏》、《贝叶经》、椤严坛铜镜等,都是无价之宝,大都已移送国清寺珍藏。高明寺四周景争幽美。《幽溪别志》载幽溪八大景为:狮峰松吼、象案花红、幽溪雪瀑、香谷云坪、金台远眺、丹照清修、日窗暖色、月岭秋明。传灯大师都有题咏。图片 6

十七日
由坪头潭西南八里,至江司陈氏。渡溪左行,又八里,南折入山。陟小岭二重,又六里,重溪回合中,忽石岩高峙,其南即寒岩,东即明岩也。令僮先驰,炊于明岩寺,余辈遂南向寒岩。路左俱悬崖盘列,中有一洞岈然。洞前石兔蹲伏,口耳俱备。路右即大溪萦回,中一石突出如擎盖,心颇异之。既入寺,向僧索龙须洞灵芝石,即此也。寒岩在寺后,宏敞有余,玲珑未足。由洞右一上,视鹊桥而出。由旧路一里,右人龙须洞。路为莽棘所翳遮掩,上跻里许,如历九霄。其洞圆耸明豁,洞中斜倚一石,颇似雁宕之石梁,而梁顶有泉中洒,与宝冠之芭蕉洞如出一冶。下山,仍至旧路口,东溯小溪,南转入明岩寺。寺在岩中,石崖四面环之,止东面八寸关通路一线。寺后洞窈窕非一,洞右有石笋突起,虽不及灵芝之雄伟,亦具体而微精细小巧矣。饭后,由故道骑而驰三十里,返坪头潭。又北二十五里,过大溪,即西从关岭来者,是为三茅。又北五里,越小涧二重,直抵北山下,人护国寺宿焉。

又有幽溪十六小景,即:圆通洞、般若台、补衲窝、翻经堂、行道庵、照我潭、空心泉、石斛井、龙尾流,灵乡岩、巾子岩、西天竺、金银岭、白花庵、圆伊室、跨壑桥等。徜徉其间,足以使人留连忘返。高明寺东南是“螺溪钓艇”,为天台山八大景之一,两山夹峙,缺处如门栏,称“石门栏”。图片 7

十八日
晨,急诣赶赴桃源。桃源在护国东二里,西去桐柏仅八里。昨游桐柏时,留为还登万年之道,故选寒、明。及抵护国,知其西有秀溪,由此入万年,更可收九里坑之胜,于是又特趋桃源。初由涧口入里许,得金桥潭。由此而上,两山愈束,翠壁穹崖,层累曲折,一溪介其中。溯之,三折而溪穷,瀑布数丈,由左崖泻溪中。余昔来瀑下,路穷莫可上,仰视穹崖北峙,溪左右双鬟诸峰娟娟攒立,岚翠交流,几不能去。今忽从右崖丛莽中,寻得石径层叠,遂不及呼仲昭,冒雨拨棘而上。磴级既尽,复叠石横栈,度崖之左,已出瀑上。更溯之入,直抵北岩下,蹊磴俱绝,两瀑自岩左右分道下。遥睇岩左犹有遗磴,从之,则向有累石为桥于左瀑上者,桥已中断,不能度。睇瀑之上流,从东北夹壁中来,止容一线,可践流而入。计其胜不若右岩之瀑,乃还,从大石间向西北上跻,抵峡窟下,得重潭甚厉,四面俱直薄迫近峡底,无可缘陟。第从潭中西望,见石峡之内复有石峡,瀑布之上更悬瀑布,皆从西北杳冥深远而不可见的地方中来,至此缤纷乱坠于回崖削壁之上,岚光掩映,石色欲飞。久之,还出层瀑下。仲昭以觅路未得,方独坐观瀑,遂同返护国。闻桃源溪口,亦有路登慈云、通元二寺,入万年,路较近;特以秀溪胜,故饭后仍取秀溪道。西行四里,北折入溪,溯流三里,渐转而东向,是为九里坑。坑既穷,一瀑破东崖下坠,其上乱峰森立,路无可上。由西岭攀跻,绕出其北,回瞰瀑背,石门双插,内有龙潭在焉。又东北上数里,逾岭,山坪忽开,五峰围拱,中得万年寺,去护国三十里矣。万年为天台西境,正与天封相对,石梁当其中。地中古杉甚多。饭于寺。又西北三里,逾寺后高岭。又向西升陟岭角者十里,乃至腾空山。下牛牯岭,三里抵麓。又西逾小岭三重,共十五里,出会墅。大道自南来,望天姥山在内,已越而过之,以为会墅乃平地耳。复西北下三里,渐成溪,循之行五里,宿班竹旅舍。

进岩门数十米,茫茫碧潭上一石孤耸云端,即石笋岩左右峙壁围抱,飞瀑从后冲下,直击岩根,其声轰轰,如雷贯目,潭水深而清澈,称“螺蛳潭”。相传智者大师放螺于此,故名。图片 8

天台之溪,余所见者:正东为水母溪;察岭东北,华顶之南,有分水岭,不甚高;西流为石梁,东流过天封,绕摘星岭而东,出松门岭,由宁海而注于海。正南为寒风阙之溪,下至国清寺,会寺东佛陇之水,由城西而入大溪者也。国清之东为螺溪,发源于仙人鞋,下坠为螺蛳潭,出与幽溪会,由城东而入大溪者也;又东有楢溪诸水,余屐未经。国清之西,其大者为瀑布水,水从龙王堂西流,过桐柏为女梭溪,前经三潭,坠为瀑布,则清溪之源也;又西为琼台、双阙之水,其源当发于万年寺东南,东过罗汉岭,下深坑而汇为百丈崖之龙潭,绕琼台而出,会于青溪者也;又西为桃源之水,其上流有重瀑,东西交注,其源当出通元左右,未能穷也;又西为秀溪之水,其源出万年寺之岭,西下为龙潭瀑布,西流为九里坑,出秀溪东南而去。诸溪自青溪以西,俱东南流入大溪。又正西有关岭、王渡诸溪,余屐亦未经;从此再北有会墅岭诸流,亦正西之水,西北注于新昌;再北有福溪、罗木溪,皆出天台阴即天台山北面,而西为新昌大溪,亦余屐未经者矣。
溪,亦余屐未经者矣。 ,俱无甚奇。

高明寺四周古迹众多,出寺往东南走,幽溪清凉桥旁,有明玉禅师笔冢。智头当年题于崖上的“幽溪”两字,笔势端庄,每字约一尺见方。现于崖上建亭以保护其墨迹。过桥往北走,登伏虎岗,崖边有“松风”、“伏虎”四字,笔力遒劲。图片 9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溪边有洞,深约六米,上跨巨石,洞下可容数人,洞南有两棵巨松,高摩云天,这就是圆通洞。《幽溪别志》中说“圆通洞在芙蓉峰下,顶下三石鼎峙,上片云横覆,中空如庵,涧下溪声瑟瑟,洞侧松音幽幽,于是跏趺,耳根圆通,时时现前,因名。”洞下有看云石,传为传灯大师当年晏坐看云观瀑之处。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地点: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 国清寺高明寺

时间:2014年5月3日

摄影:冰沁于心

器材:Canon EOS 5D Mark II EF 24-70mm f/2.8L USM、TS-E 17mm f/4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